运维管理 | 人才招聘 | 内部办公 咨询热线:4006-007698

金鹏信息网格化管理软件背后的大数据思维

  • 时间:2015-12-01 17:50:03 编辑:Sissi 来源:www.jpsycn.com 浏览:

网格化管理

 

【社会治理 · 网格化平台】

  使用流程

  6月2日上午10时许,金水区工作人员李先生,又一次来到社区一家名为维克多的修理店铺,任务是复查消防安全情况。不同于此前借助纸笔的记录方法,李先生这次就带了一部手机上门,而秘密就在于手机中的一个名为“金水区网格化社会公共服务信息治理平台”的APP。利用这个APP,所有检查到的有效信息都由李先生直接记录到该系统,李先生因此也有了全新的头衔——网格员。

  李先生工作的变化,正是得益于郑州正全面推广的“金水区网格化社会公共服务信息治理平台”。该平台采用网格化管理理念,划分社会管理网格单元,实现网格内“组织、人、事、物”等全要素的常态化管理与服务,促进民生服务由“分散服务”向“一站式服务”转变,从而实现基层治理的精细化与现代化。

  依托地图库、人口库、法人库、城市环境库和政务库等基础数据库,通过全面整合职能部门与基层组织的管理服务资源,促进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从而实现对基层信息统一的分析、判断、归类和综合管理,郑州在探索利用大数据统筹,实现社会治理由“管理”到“服务”的“转型升级”,又一次走出了自己的独特路径。

 

【变化 · 一名基层网格员的一天】

  每天外出巡查时,李先生便通过网格化平台APP,随时对照APP中的“清单”进行“扫楼”和“扫街”,了解网格内的人、地、事、物、组织有何异动。

  年过五旬的李先生,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琢磨自己手机中一个叫“金水区网格化社会公共服务信息治理平台”的APP。“这里面的事情很庞杂,有些地方还要多摸索几回。”李先生说。

  早上8点钟,李先生就拿着手机出门了,当天的任务是去重访上次检查过的几家商铺,看看他们的安全生产工作是否落实到位。任务是社区主任,也是他所属网格的网格长分派下来的,每天都会提前发到他的手机APP上。

  而在此之前,李先生的工作状态完全不是这样的。“以前,我在综治办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综治维稳,协调各种纠纷,虽然也经常去巡查,但我只需要关注维稳工作,其他计生、国土、消防等工作,都不关我事。”李先生说。

  改变从去年开始。早在去年2月,郑州便在金水区社会管理处选取10个社区作为社会治理网格化的试点,按商住区、工业区和混合区等不同类型,划分了92个网格,并按“1+2+N”(1个网格长,至少2个以上网格员,N个志愿网格信息联络员)模式设置网格工作团队,重置基层治理管理架构。金水区便是其中试点之一。

  李先生是金水区网格一区的网格员。每天外出巡查时,他便通过网格化平台APP,随时对照APP中的“清单”进行“扫楼”和“扫街”,了解网格内的人、地、事、物、组织有何异动。这些清单目前涵盖了民政、计生、流管、安全生产、消防、人社、城管、国土8个部门的200余项业务。

  每一类事项都有不同的清单,比如“安全生产”类别中的厂企日常“检查清单”,其中就有“企业主要负责人是否进行安全培训”“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是否堵塞或占用”“是否非法招用童工”等;“消防”类别中,就有灭火器是否定期检查、是否有使用明火……这些清单都是由职能部门自己梳理,李先生只需要对照清单打勾“有问题”或“没问题”。

  “对照清单,一旦发现有问题,我们就可以拍照取证,然后立刻上传,社区智慧工作站的工作人员收到上报的问题后,就会安排社区处置员到现场进行处置。”李先生说,社区处置员收到网格巡查员的检查信息后,将进一步核实取证,如确有问题,提交到区智慧指挥中心,由区智慧指挥中心协调相关职能部门专业人员到现场进行执法工作。

  网格长每天分派的任务,则要根据当下的工作要点来安排。以六月为例,既是安全生产月,又有国际禁毒日,网格员则同时需要配合这些主题工作,加强对相关的厂企、小作坊、娱乐场所等重点场所的巡查工作。

  所以,李先生这段时间的重点就是检查沿街商铺、厂企的安全生产工作。“你这个灭火器需要按时登记检查,而且不能使用明火,只能用电磁炉。”在一家名为维克多维修店内,李先生仔细检查,并不断提醒店主,然后再把检查的情况拍照上传,“我们上次来检查过,今天是来复查,情况还算比较好。”从头到尾,李先生的工作都是在手机上完成的。

 

【亮点 · 助推基层治理的精细化】

  采用网格化管理理念,划分社会管理网格单元,实现网格内“组织、人、事、物”等全要素的常态化管理与服务,并以此来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促进民生服务由“分散服务”向“一站式服务”转变,实现数据直观与可视化的展现。这正是郑州推行社会治理网格化的初衷。

  从单一的维稳巡查,到社会治理综合巡查;从负责全社区,到负责一个网格;从部门查办一体,到网格员巡查,职能部门办理的“查办分离”……李先生的工作变化,正是郑州推广“社会治理网格化平台”所带来的基层治理变化的一个缩影。

  采用网格化管理理念,划分社会管理网格单元,实现网格内“组织、人、事、物”等全要素的常态化管理与服务,并以此来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促进民生服务由“分散服务”向“一站式服务”转变,实现数据直观与可视化的展现。这正是郑州推行社会治理网格化的初衷。

  实际早在2009年,郑州就开始探索城管的网格化治理。按照彼时的设计,城管执法队伍每天只需要在自己的片区巡逻沙井盖、电线杆等城市末梢的各类弊病。

  “郑州一向务实,网格如果只关注城市部件管理和社区服务的话,对基层政府来讲,投入产出比低、工作效能不高。”在郑州区数据统筹局副局长林莉看来,如果数十个职能部门都要形成各自巡查监管网格体系,不仅郑州财政要负担越来越沉重的人力资源成本,而且工作成效还会降低。“如果我们统筹梳理好各部门的社会治理的巡查监管业务,就用一个队伍来按职责分工和规范流程来处置,不仅节约大量资源,还可堵塞监管漏洞,消除盲点黑点,提升政府对社会治理的效能,以品质统筹实现品质社会治理。”

  此外,过去的工作形式还存在更多的问题。“每个职能部门一张网,一方面必然会有人手不足的情况,导致巡查出现漏洞,容易出现巡查死角,国土人再多,也不可能每个社区都配备巡查员;另一方面,同一家企业,往往会在一段时间内连续出现多个部门上门检查的情况。”郑州区数据统筹局局长说,这实际上对企业或者市民的正常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正是基于这种背景,郑州决定在全区范围内推行社会治理网格化。

  在数据统筹局局长看来,当前郑州有的社区居民有几万人,居委会很难照顾得过来,现在分成两三千人的网格比较合理,而且,网格化不仅是管理区域的细分,更重要的是一种服务观念的变革。“被分配到各个网格的街道、社区工作人员由以前的朝九晚五变为轮班制,全天候服务;由以前的主要坐办公室工作改为定时在网格内巡视,随时解决问题。”

  目前,平台已具备区、镇(街道)、社区三级联动处理功能,实现了系统管理、巡查任务分派、任务处理、事件上报、综合查询、统计分析等基本功能,实现了与企业库、人口库、地图库的数据关联。

  “目前,我们采取的‘查办分离’的方式,也就是说,网格员只负责网格内包括民政、计生等各类巡查工作,而发现问题上报后,具体查办的依旧是有相关业务部门来负责。” 数据统筹局局长说,这就最大程度地解决了职能部门末梢延伸的问题,解决了基层检查职责不清,导致监管存在间隙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解决了巡查人员绩效考核问题。因为巡查对象的地理位置信息及巡查员的巡查轨迹,是可在地图库中体现,这让政府对网格员的工作监督与绩效考核有了依据。” 数据统筹局局长说,通过这个平台,真正做到基层治理的精细化,把巡查和办理分开,让查的人面更广,让办的人更专业。

 

【大数据思维提升行政效率 · 成效】

  网格化平台通过全面整合职能部门与基层组织的管理服务资源,促进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从而全面提升政府综合治理水平,降低行政成本和镇街基层压力,激发社区积极性促进社会和谐。

  在数据统筹局局长看来,郑州能实现这一切,最重要的是数据统筹,“如果没有数据统筹,所有网格化都只是集中办公而已,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网格化。”

  按照数据统筹局局长的解释,正是因为有了数据统筹来提供支撑,郑州的网格化治理才真正实现网格化,“郑州的网格化,真正让上层职能部门和基层网格员对社区情况都做到了如指掌;同时通过任务清单,把网格员日常工作标准化,有轨迹可循。”

  这是因为,郑州的网格化平台是与其搭建的地图库、企业库等相关的。“也就是说,基层巡查员在巡查每一家企业、每一个店铺的时候,都能通过点击手机APP,提前了解企业信息,是否有违章记录,是否有办理营业许可。”

  以店铺巡查为例,基层巡查员一旦发现有新的店铺开张,或者店铺近期扩大的经营业务内容,他就可以马上查询系统,了解该店铺是否办理证件,或者店铺是否有违规经营行为,消防安全是否符合要求等,一旦有问题,就可以立即拍照上传。

  “正是因为我们实现了数据统筹,所以包括工商、消防等多个部门的数据,我们都能及时送达巡查员手上,让他们的巡查更具针对性。” 数据统筹局局长说,同时,基层网格员每天都在采集数据,这些数据反馈到各个部门,也可以及时更新相关的数据库,“这就实现了数据的双向互动。”

  不仅如此,网格化平台也与正在推进的物联网监管平台形成有益互补,在政府部门通过摄像头等监控设备行使职能的同时,网格员就像流动的摄像头,及时发现问题,共同形成了社会治理大体系。

  “网格化治理通过网格员更大覆盖面的巡查,一方面延伸了基层巡查的触角外,另一方面也在倒逼上层职能部门改进工作效率。” 数据统筹局局长说,大数据时代社会治理方式创新必须转变政府职能,建设服务型政府,充分运用大数据系统,提升政府便民服务水平,提高政府行政管理效能至关重要。

  当然,疑问并不是没有。接下来如何进一步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如何进一步加大网格化巡查的覆盖领域?如何提升巡查员的巡查能力,提升巡查员的工作积极性等?如何避免问题无限扩大化,扩大基层部门处理问题的权限?……都亟待相关部门去解决。

  而在市委常委、区委书记看来,当前郑州大力度整合各部门数据,使数据在部门间有授权地、科学地流动,便于政府进行决策、管理,这块推动成效最大,“我们要打开各单位数据的接口,(让数据)参与行政管理、流程再造,实现治理方式变革。如果未来我们的数据能够真正实现共享,这将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政府流程再造,从而提升行政效能,进一步优化政府、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专家观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社会网格化管理正是从基层社区管理服务碰到的矛盾出发,在街道层面,突破了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理顺了社区与行政部门的管理职能,将原本高度分散的社区管理职能下放到每一个网格,并明确了所在责任区负责人的职责和任务,从而建立有效的监督和评价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