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维管理 | 人才招聘 | 内部办公 咨询热线:4006-007698

智慧城市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 时间:2015-11-17 17:52:05 编辑:Sissi 来源:金鹏信息 浏览:

  当我们迈向一个城市化的新时代,到2050年世界上一半的人口将居住在城市里,人类正在有意识地让我们的城市满足自己的需求。

  科技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使我们的城市生活运行地更加平稳,无论是传感器网络,还是帮助市民充分利用城市资源的应用软件,都可以向我们提供交通流量的信息,或者告诉我们水管泄漏的位置。

  但生活在这样一个被技术掌控的城市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这是我们想过的未来生活吗?

  BBC采访了一系列专家,让他们来描述自己的智能城市生活。



  安东尼·汤森

  "就像哈利波特中的活点地图,那些圆点是我的朋友和家人跑来跑去的标志。"

  安东尼·汤森

  ·硅谷未来研究所的研究总监

  ·作家:著有《智能城市:大数据,民间黑客,寻求一个新的乌托邦》一书

  ·居住在纽约

  不像亚洲和中东的智能城市刚刚出现,纽约的数字变革在没有预示的情况下已经快要完成了。当城市升级改造时,不像过去会发生大规模的物理变化:铺设铁路,修建通过社区的高速公路。现在我们把数百万的智能设备安装到微型工具上,所以大多数工作都是幕后的隐性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看不到这些变化。在曼哈顿街头,只要有一双训练有素的眼睛,你就能够发现那些智能基础设施的隐藏层。最近,在百年不变的交通信号灯的支架上悬挂了一组天线和摄像头。每幢大楼都安装了一个三明治大小的灰色盒子,它每小时都会向市政府的云计算中心发送一次水消耗的信息。你不需要为了看到这些转变的实时信息而成为一个城市规划师。我口袋里的手机就是整个城市的取景器和远程遥控器。就像哈利波特中的活点地图,那些圆点是我的朋友和家人跑来跑去的标志。使用其他应用软件,我还可以在我的公寓里调节我的恒温器,在我站的角落里打到一辆出租车,或者向当地政府发送噪音投诉。当我看到成群的送食物快递男孩通过应用软件,比如食物外卖搜索引擎Grubhub和Seamless循环快递食物时,我意识到我并不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些变化的人。


  卡洛·拉蒂教授

  一个真正的"智能城市"还应包括其他维度--它应该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自下而上的,公民广泛参与的再造城市。

  卡洛·拉蒂教授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麻省理工学院Senseable City实验室总监

  ·资深建筑师和工程师

  ·居住在新加坡

  新加坡,这个名字非常适合这个由马来半岛延展出来的小城邦,它唤起了许多人对 "智能城市"理念的关注。当你登陆樟宜机场时,你会发现自己在一个充满电子响声的环境中,它具备各种快速反应机制,可触摸的数字形态无处不在。你可以在几分钟之内通过高度自动化的移民通道,在柜台等的时间刚好可以吃一个甜点--纽约市TSA(运输安全管理局)航空通道的公务人员请注意:你们的效率太低了,你们花费的可不仅仅是几个甜点的时间。当你向市中心出发时,世界上第一个动态道路计费系统会给你指引路线--这个想法随后被世界各地的城市采用,比如伦敦。在新加坡,你会发现自己沉浸在一曲毫不费力的高效交响乐之中。然而, 一个真正的"智能城市"还应包括其他维度--它应该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自下而上的,公民广泛参与的再造城市。就像我的朋友和同事Saskia Sassen所说的那样,智能城市应该允许智慧居民的"黑客"行为,赋予他们权利,使他们可以通过城市应用软件的爆炸性使用来扩大他们的集体交往空间。也许,这将使新加坡或者其他城市成为下一个"智能"项目的开拓者。


  茱莉亚·麦克斯

  最终,运行中心把整个城市放到了电子地图上,仔细观察,然后派出团队去消除火灾,重新指挥交通。

  ·作家和博客作者

  ·居住在里约热内卢

  退回到19世纪70年代,里约热内卢的地图上还有大片的白色区域。这些白色区域代表了城市的贫民区或非正式居民点。规划者似乎希望这些白色区域能够消失,不管他们怎么消失。今天,运行中心正致力于地图的绘制和完善,以满足所有市民的需求。当季节性暴雨来临时,运行中心会密切监控贫民区发生泥石流的危险,安排有效的疏散措施。现在的里约热内卢远比1995年我第一次来这儿时智能化。在2010年运行中心建立之前,里约热内卢根本不可能向每个市民报告哪个路灯坏了,哪个下水道阻塞了,或者哪个垃圾箱丢了。当市民打电话询问时,一个部门的接线员会把电话接到下一个部门,下一个部门又会推到下一个部门。

  现在,你可以在互联网上或通过拨打运行中心电话来寻求解决办法,大多数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最终,运行中心把整个城市放到了电子地图上,仔细观察,然后派出团队去消除火灾,重新指挥交通。一个专家告诉我,收集到的资料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但有时候,我们也并不能获得我们想要的信息。去年6月,准备抗议的抗议者在离家之前,上网搜索市中心的治安情况,但是没有找到市中心的任何相关图像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