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维管理 | 人才招聘 | 内部办公 咨询热线:4006-007698

网格化城市治理制度的科学内涵是什么?

  • 时间:2016-05-31 16:32:49 编辑:Sissi 来源:www.jpsycn.com 浏览:



  网格化管理在各地的具体做法并不一样。除了前面提到的北京市东城区“万米单元网格”管理法,河南省郑州市的做法是把全市43个乡镇(街道)划分为2464个管理服务网格,整合党政、社会、条块资源,探索部门融入机制,以网格为单位建立服务团队,并根据团队成员的岗位职责、专业特长、年龄结构等因素进行科学配置和优化组合。郑州市金水区的做法则是对应街道、社区(村)、楼栋(自然村)分别设立一、二、三级网格。街道工委书记担任一级网格负责人,二级及以下网格责任人由街道班子领导、街道机关科室负责人、社区(村)党组织负责人等担任。二级及以下网格中配备舆情信息员、安全巡管员、综治维稳员、司法调解员、政策咨询员,实现“一格多员、一员多能、一岗多责”和“人到格中去、事在网中办”。另外,金水区还积极引导各类经济组织、社会组织和驻区单位等共同参与网格化管理。


  小编从郑州市金水区的网格化管理实践中提炼出若干核心特征,以此来说明这一新型治理模式的科学内涵。


1、延长社会治理链条,下沉社会治理资源


  在“街居制”模式下,我国城市基层社会治理主要由街道和社区两级组织来完成。其中,作为政府派出机构的街道主要扮演领导、规划和统筹的角色;治理任务的具体实施基本由社区承担。网格化管理将这一链条延伸为由街道、社区、网格所构成的三级组织架构。目前金水区九个街道累计划分为107个二级网格和7679个三级网格。在新的组织架构下,完成社会治理的具体任务主要不是在以社区为主体的二级网格中,而是在由农村的自然村、城市的楼栋和驻区单位所构成的三级网格中。在延长社会治理链条的同时,网格化管理还将治理资源下沉一级。金水区规定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要下沉到网格。街道领导班子成员每人挂钩一个片区(即一级网格),定人定岗定责;街道其它干部和社区工作人员则全部下到二、三级网格,确保不存在管理盲点和服务遗漏。行政人员下沉导致了治理资源的下放。金水区一些街道还聘请兼职人员,如人大代表、退休人员和志愿者等参与网格治理,从而进一步拓宽了网格化管理的资源来源渠道。

网格化管理


2、打破部门壁垒与整合治理资源


  在以社区为基本单位的治理模式中,卫生、社保、教育、公安等各职能部门彼此相对独立且分别向社区下达任务,使得社区疲于应付;各部门的治理资源也难以共享,致使社区服务质量不高。而在网格化管理中,人员配备大多遵循这样两条原则:一是打破政府职能部门间的界限与壁垒,改变条块分割的做法;二是有效整合公共资源,充分发挥党委政府、社会组织、企业等在社会服务与治理中的作用。如金水区要求街道打破传统科室职能界限,搭建街道网格一站式服务中心,使各职能部门的信息和资源在网格中得到共用。金水区街道,还建立了网格联席会议制度,三级网格作为成员单位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借助这一平台,驻区企业、高校等单位的资源被有效整合。如有企业为社区提供用房作为服务中心;有高校组织志愿服务社团与社区结对,定期开展健康咨询、知识讲座、义诊等活动。社区服务质量与基层治理水平都得到了显著提高。


3、主动吸纳和积极满足社会利益诉求


  当前我国基层社会各类矛盾纠纷频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社会个体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不畅通、机制不健全;政府欠缺吸纳社会利益诉求的主动性。通过实施网格化管理,基层政府希望能够更主动地倾听民情民意、满足民生需要。因此,各地的网格化管理都十分强调准确掌握基层群众利益诉求信息和及时解决可能导致矛盾冲突的各类事件。在金水区网格化管理中,这具体体现为三项机制。一是“信息采集机制”。要求建立网格社情民意信息网络,在楼栋(组)配备专兼职信息员、社区(村)建立信息点、街道建立信息站、区信访局建立信息中心,每年至少开展两次走访,全面存储、及时更新网格服务对象信息。二是“定期巡查机制”。网格责任人每天要到责任区域内巡查至少一次,以确保下情上传和上情下达,畅通民意传输渠道,做到有问题早发现。三是“联动处置机制”。网格责任人对在网格内能解决的问题要立即解决;不能解决的要报上一级网格协调解决;此外还要定期召开网格联席会议,依托各类社会力量化解矛盾。


4、构建服务与管理并重的治理体系


  重“管治”而轻“服务”一直是我国基层治理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如何提供更为健全与优质的公共服务已经成为基层政府面临的巨大考验。网格化管理可视为是基层政府对此的回应。各地网格化管理大多既强调解决纠纷、群防群治和稳定秩序等“管理”职能,也强调民情畅通、服务健全和反馈及时等“服务”职能。金水区规定网格需承担“联系群众、政务管理、社会服务、综合治理”四类职能,重点围绕“城市管理、综治维稳、安全生产、民生保障、社会服务、党建工作”六个方面开展日常工作。而在金水区考核网格化管理成效的内容中,除了无“上访”、无“群体性事件”等指标外;还加入了体现服务质量的主、客观指标,如“入户走访次数”、“群体诉求处置率”、“网格化工作满意率”、“群体诉求处置满意率”等。在转变政府职能的背景下,好的管理即为好的服务,反之亦然。网格化管理强调服务与管理并重,是基层政府对这一潮流的主动顺应。


5、数字信息技术的运用与精细化治理


  不少学者关注数字信息技术与网格化管理相结合对提升治理绩效的作用。其实,目前我国各地网格化管理中真正运用数字信息技术的并不多,主要是如北京、上海、深圳等一些大城市。因为动辄上千万的信息平台建设费用决定了这一技术暂时难以广泛推开。但数字信息技术所带来的治理效应,是各地网格化管理普遍追求的。这就是精细化治理,即合理划分治理单元、配备治理资源,建立无缝隙的治理组织体系,从而达到及时反馈、妥善处置和高效服务的目标。目前金水区网格化管理的数字化程度并不高,但仍有针对性地采取了一些措施以实现精细化治理。如在网格中逐人、逐地、逐事明确任务,做到网格内事、人、责没有遗漏和一一对应;各网格都要张贴“社会管理网格化责任牌”,上面有各网格的范围、责任人及其联系方式,社会治理的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联系所在网格的负责人;一些街道还将工作量化到月、周、日,并根据各级网格职责编制台账,要求责任人每天工作都留有痕迹等。